楼主: 碧海潮生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收起左侧

玛莎团队香港赛马会: [扯谈] 真实鬼故事

  [复制链接]
31
发表于 2011-8-6 13:42:22 | 只看该作者
上面的MM是啥,不太懂
32
发表于 2011-8-6 13:45:02 | 只看该作者
应该是他们之前公司还有人在用她的邮箱吧
为何发你老板的邮件到了你这
有点鬼异
3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6 21:42:46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碧海潮生 于 2011-8-7 02:21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鬼友

  我有一个朋友叫阿海,阿海不是真的阿海,因为他名字有个海字,写这东西的时候,我就这样叫吧。阿海有个朋友叫张三,张三也不是真的张三,暂且也这么叫吧,总比用什么A君B君好些。

  且说阿海和张三是一同长大的邻居伙伴,因为年龄相仿,自小就感情很好。好到,一起搓泥巴,一起放牛,一起穿着开裆裤,相互取笑对方的小鸡鸡。有时候今天你去我家睡一晚,明天我去你家睡一晚。到了如果妈妈不让,还得哭上一宿的地步。

   等到长到十一二岁,才慢慢的有了些区分,不过阿海和张三还是比亲兄弟还亲。张三稍微比阿海大几个月,所以平常都象哥哥照顾弟弟一样照顾阿海,出去砍柴,张三见阿海忙不过来,先把他砍好。出去放牛,也替阿海照应着。
   
   时间眨眼到了某年的夏天,天气很热,象个蒸笼似的仿佛要把大地烤焦。眼见太阳大了,一般小孩子就喜欢去河边洗澡游泳,这是所有靠河边的小孩的一种成长冲动。虽然自己的父母一再叮嘱不要偷偷的去河边或者池塘玩水,因为大人怕出事故。相信很多乡下长大的孩子,谁都知道在农村淹死人的事故那里都会有,尤其是淹死偷偷玩水的小孩子。

  当然,张三在这个夏天也不另外。某日天热,不知道有没有想过叫过阿海一起去玩水,总之估计那时,或者也许可能恰好没在,还是什么原因,反正最后和另外一个叫李四的人去了,去的地方是一座水库。水库是60年代修的,想想毛主席有先见之明啊,要大休水利,狠抓农业生产。结果很多村,甚至每个村都可能有一个水库,生产没抓上,每个水库都淹死一到两个孩子到非??赡?。

   这水库的水很凉,也很清,所以是孩子们玩水的第一选择。这天,张三李四受不了诱惑,在这个日子来了,来的时候高兴,走的时候凄凉。张三不知道怎么回事,反正就沉底了,淹死了,李四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的,反正哭着,恐惧着把大人都给叫来了。

   以后的以后,就是张三死了,淹死了,阿海最好的朋友走了,阿海很伤心。当然阿海的伤心不会持续很久,因为孩子的伤心一般都会很快过去,不象大人,一个不小心,失恋一回,都有可能好几年,还在某个时候偷偷垂泪。

  阿?;故前⒑?,哭过了,慢慢的也就长大了,忘记了,一晃就是一年多时间,过了。那个水库就如张三一样被人遗忘了,其实想想不遗忘都不行啊,谁还敢去。现在的阿?;故敲刻焐涎?,吃饭,回家,放牛,等等,一切如旧。

   话说终于到了某年某月某日的黄昏,阿海吃完晚饭,在村里瞎转了一阵,回家。说起他家,当然不得不提起一个土坡,他家和张三的家都在靠村的最后位置,显得有点孤单,出门到热闹处,还得有半里路程,这半里路程首站就得下坡,回来自然就是上坡。

   上坡的时候,坡比较高,从家门口往下看,有点视力盲区,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下面的大部分?;八蛋⒑U顺宄宓耐腋?,这时,突然觉得起了一阵寒风,不由心里一紧,只见前面不远处陡然旋出一个人来,定眼一看,那不是张三是谁,好像还混身湿淋淋的呢,阿海和他生前玩得再好,这个时候还是脸色惨白的刹那间就萎顿于地,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恰巧阿海的父亲在门口做木工活,又恰好看到了阿海突然就到地的样子,忙从上面跑了下来。等到了跟前,问他怎么了,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父亲忙把他背到家里,过了好半天,好半天才慌过神来。他看看家门对面更远的的山坡,那掩埋张三的地方,心想可能是张三怪他没去看过他吧。

  后来,他在大人的带领下,买了很多祭品,去祭奠了,买了很多鞭炮去放了。再后来,也就没发生什么了事情了。

   

   
   

  

  

  

   

点评

看着起鸡皮呀  发表于 2011-11-5 14:40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鲜花 +4 收起 理由
秀秀 + 4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34
发表于 2011-8-6 23:58:21 | 只看该作者
{:soso_e179:}
不错
希望继续坚持
3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7 17:36:51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碧海潮生 于 2011-8-7 17:5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祖屋传说

  在湘西南的一个小镇,有一条江穿过,往下游走数十里左右,可以见到绵延的群山,离河十里,也就是山的低洼处,有一个小村,村里住有百多户人家。这里山青水绿,树木茂盛,最有特色的是这里的井水特别甜,特别凉。四里八乡都赞这里的山好,水好,不但尽出水灵灵的美女,也出了好些人物。

  看远方逶迤而来的山脉,真个是气势磅礴,绵延不绝,老人都说这里有龙脉。在靠山势的平坦地,就是聚居的地方,乡村风情浓郁。炊烟袅袅,小溪哗哗,洗衣服的小媳妇,提着个捅,在溪水边捶捶打打。一派平和安详的世外桃源景象。

   在村靠山脚的院落,有一栋四合院是的房舍,后院是一座农村常见的居所,青瓦土屋。大门,堂屋,和两边的厢房。前面多出来比这房低很多的地,又修了一座环形的房舍,然后连接起前面的,恰好是很大一片房屋了,地势较低的地方恰好是修了2层,才能和原来的平齐,两边用石头修了起?;ぷ饔玫嫩?。在新修的房舍中间留了个大的天井,从原来的房舍走台阶下去,才可以到下面的居室。楼上都用的是雕花的木质材料,且有栏杆做护栏,并且两层的房屋外面都设计了阳台,一样的也有护栏。

   据说这房子是建于嘉庆年间的祖屋,有修圹的石刻为证。当然等我对这屋子熟悉的时候,已经是九十年代,我能够懂些事情的时候了。这屋那时已经是我外公和他的兄弟居住,一人住半边。每当我去外公家,最喜欢干的事情,就是座在他的阳台上看小说。尤其冬天的时候,座在藤椅上,一边摇一边晒着暖阳,格外的惬意。因为外公是教书的,所以在外地的大舅就给他买了很多书。这书,让我童年觉得走亲戚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一件事情。

    有人说这屋,地好,出得人才,结果我外公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大舅,后来真的就当了兵,做了官。那边他的兄弟也有一个儿子,也就是我堂舅,结果也当了兵,做了官。这不这屋里的两家人,一边一个从这大山沟沟里走出了共和国的两位老军人。

   后来外公就在八七年仲夏,托人在门口书了两个大字“书香”。等到外公去世后,那边的兄弟也搬走了,小舅舅因为工作调动,也进了城镇。这样,本来当初很是热闹的地方,开始安静下来。而外婆一个人比较高龄,外公去世多年后,她80多岁了,身子依旧很硬朗,但却十分不习惯城市的生活,偶然要回来一个人住住,按她的话说,在外面啥也不知道,大家一上班,都没有一个人在家,在老家多少还能找个人聊天。于是,只好按照她的要求,让她回来了,由隔得近在镇上的小舅隔三差五的回来看看,并且托其他的在老屋边上住的几个堂舅照顾。

   这样,每年回来看她就成了晚辈们的任务和责任。我从部队回来,大舅总要我在那边多住几天。但是我们匆匆的来,又匆匆的去。像我还好,因为本来就得回自己的家,但是表哥们要回来一趟就不容易了。经常几年才回来一趟。其中大表哥比我大几岁,也在部队,军校毕业后,一直从事政工方面的事情。

   03年的冬天,表哥因为到靠近家乡的某地办事,可能还有时间,就顺便回老家转一趟。等他和司机开车翻山越岭的回到祖屋的时候,已经是大半夜了,山路崎岖不平,雪也下得很厚。这时候差不多都半夜两三点了。

    他小时候是这里长大的,自然不管走多远,做了什么工作,对农村的生活还能坦然。抱着被子找个地就去睡觉了??墒悄撬净?,可能是城市兵,对这么偏远的农村,感觉破旧和残败了些,毕竟这老屋现在没什么人住。他就说自己不进屋了,就在车上靠一宿。他觉得车上比家里整洁和舒坦得多。

  于是,北风呼呼的刮,雪儿飘飘洒洒。这司机兵哥一个人在车上开始睡觉了。其实他那里睡得着,一个人在车上东想西想的,正寻思间,突然见有人在拉他的车门,他开始以为是表哥,可是没见他起来,四周也黑黑的,怎么会不用手电呢,他忙叫了一声,一声'谁啊”没人回音。毕竟是当兵的,马上打开手电,手上抄了一把家伙--板手,就把车门推开。结果什么也没发现。

  现在我说说停车的位置,在祖屋的边上有一快空地,空地周围都没有建筑,很平整,视力范围能看很远,只有一棵枯了的桃树,孤零零的立在那里。这兵哥心里纳闷极了,以为自己听错了,看错了。用手电继续四处照了照,没有发现什么情况,就回到车里去了。

    回到车里,估计他也没松懈下来,继续在张耳倾听吧,果然没到半小时,又好像有人靠近了又开始拉车门。结果他再出来,结果还是没有发现异样。这时,大概他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,他没有做声,继续回到车里,就是把车门锁好,再有动静就是懒得理。之后,也就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,表哥就和他匆匆忙忙的走了,说有任务在身。


眨眼就到了10年夏天,我的外婆80好几了,渐渐的身体不行,大家都开始往回赶,我接到病危通知,也从深圳回了老家。那些日子,一大家子人都守在她身边,直到她去世。她去世后,下葬了,按照农村的风俗,有头七之说。

  头七自然就有回魂的说法。请来的和尚道士忙完了,都走人了,当天,就只剩大舅和小舅等几个人,那天大家正在说话,大舅在冲凉。突然听到大舅一声呼喊,我们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。大家都走了过去,结果大舅抹干了身子出来说,没事,没事。后来2天大舅就说回城。之后他才跟我们说,真的看到我外婆了。

  一个几十年戎马生涯的老军人。笑着说这话的时候。我想大概不会开玩笑吧。等到外婆走后,祖屋更冷清了,再也没人居住。低处那一排楼,有些地方地基,快要被雨水快掏空了一样,晚辈们说,虽然不在这里住,将来也要把这些地修修,有空也得来住几天,叫别忘本,也当保存一种记念吧。

  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鲜花 +4 收起 理由
秀秀 + 4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36
发表于 2011-8-7 18:49:07 | 只看该作者
碧海潮生 发表于 2011-8-5 23:25
三奶奶的灵魂
  我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数十年来 ...

听说阳气高的看不到,阳气低的看得到,不知道是真是假
3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7 18:56:00 | 只看该作者
芊芊 发表于 2011-8-7 18:49
听说阳气高的看不到,阳气低的看得到,不知道是真是假

是真的
38
发表于 2011-8-7 19:14:19 | 只看该作者
坚持哦,我是每天都看哦
39
发表于 2011-8-7 19:15:00 | 只看该作者
这都是一些熟悉的鬼知道
那么熟悉。。。哈
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8-7 22:17:53 | 只看该作者
会坚持到底,没啥优点,就这个超强,10年长跑,晃晃悠悠的都可能跑下来,哈哈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人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06-2014 香港赛马会官网是多少 版权所有 法律:邵阳公益律师 合作QQ:33673490 业务:189-73976078
ICP备:12009057号 技术支持:大邵传媒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复 香港赛马会官网是多少 返回列表
568| 540| 248| 9| 458| 500| 38| 586| 374| 459|